標籤

六四前后,敏感异常。既然新浪禁言了我的微博,那就谈谈风花雪月吧~

从去年6月至今,最近4月去的江苏;2月去的周庄,去年12月去的粤东,再来,去年6月去的凤凰。这一年间,去台湾游历三次,最近的一次是在5月中。

镇芊

镇芊是凤凰古城的古名。在游客未纷至沓来前,它美丽地很宁静,沿着碧玉般的沱江是一排排高低不一的苗家吊脚楼,苗家姑娘划着小船慢悠悠地飘过江面。现在的凤凰,旺季时,游客爆棚,酒吧林立,商业化味道十足。当然,这里还是保留着沉从文《边城》中的浪漫气息,情侣总会循着翠翠的足迹,来探访这座古镇。要我再去一次凤凰,可能不会那么容易下定决心了,这里来过一次也罢。

凤凰古城墙

沱江泛舟

古镇夜色

重庆

离开重庆1年了,最想念的还是舌尖上的重庆火锅,对它最丰满的记忆还是和吃相关的。我也越发为这个超级城市的翻新感到担忧,本来就稀缺的古建筑只怕拆的所剩无几了。在重庆待足四年,却只在2011年6月,去看了眼十八梯;要是今年6月再去,怕就看不到了。

待拆的重庆十八梯

南京

南京,其实很内秀。离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不远,南京只能是个陪衬;大屠杀也让这座城市蒙上一层阴影。南京不像上海那样繁华喧闹,我也不觉得这里有任何冤魂漂泊。美食、美景、民国范,莺歌萦绕的秦淮河,灵气弥漫的紫金山,南京确实低调。从长江头的重庆,到长江尾的南京,从热辣到内秀。只寄望,以南京为背景的电影不要总说大屠杀。

南京中山陵

周庄

我觉得周庄不好玩,或者说,周庄只能用来看。2月,我们从上海开车,经沈海高速,一路往西,约一个半小时,即可达到周庄。现在园区门票价格是100元,园内游船再收100元一位,真可谓坑钱。江南小院,小桥流水,船上人家,鱼米之乡,似乎所有的江南古镇都是这个名头。周庄,有个称号是“中国第一水乡”,我也认为,去了周庄便可尽览江南小镇风情。

中国第一水乡

阿里山

阿里山的日出其實不是在阿里山看,而是在海拔2451米的祝山。凌晨4點10,第一列森林火車會載著各路遊客從阿里山再往上爬235米,到達祝山觀日。最後一班返回阿里山的小火車設在早晨6點。坐火車,登高峰,觀日出,這樣的經歷可謂獨一無二。

日出阿里山

阿里山森林小火车,由阿里山往祝山日出观景台。

高雄

步履匆忙的人,快步在紅磚大立柱支撐的教學樓中,也會緩下來。行政大樓、理學院、社會科學學院、管理學院,紅色的磚頭“怪物”連成一串。圖書館隔著兩個中庭,一邊中山坐鎮,一邊菩提成蔭;我刻意慢走在陰涼的走廊上,享受著不時吹來的穿堂風,感嘆,這裡終究留不下,而哪裡又會是歸宿呢。再次吃到爱文芒果冰要等到什么时候?

薄暮中的高雄港

西子湾畔的国立中山大学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