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

Image曾经曾经,其实也就是几年前,台湾对于大陆人而言,还只是有着日月潭、阿里山的宝岛,只是蒋介石落败后藏身之处,只是乡愁的余光中安享晚年的小岛。这个岛有着什么样的海岸线风景,岛上的人们吃着什么样的美食,而这些人是什么样的,这一切都很抽象。2008年以来的台陆生短期交换交流、大陆居民的台湾自由行、2011年陆生元年,都让模糊的宝岛越来越具体,让大陆人喜欢上台湾。

我一个刚去过台湾仅仅一次的同学,每次遇到我都说:『Jo,我好想回台湾啊!』我不禁吐槽:『你又不是台湾人,何来“回”台湾这个说法?』同学不服:『根据中华民国宪法,我也是民国人。』我莞尔一笑,说起1946年的宪法,我们还真是中华民国公民,我们的首都还在南京呢。

去台湾之前,我以为中华民国已死,去了台湾才知,民国在那里保留了下来,中华民族某些珍贵的精神财富在台湾保留了下来,这些不可名状的东西正是大陆人喜欢台湾最重要的原因之一。

台湾人在公共场合不会大声喧哗(除非是游行);台湾人坐公交车下车时会对司机说『谢谢』;台北的私家车司机会在右拐绿灯时让行人先过;屏东的机车大叔倒车时,我挡了他的路,他却对我说『对不起,挡了你的路』。如果说台湾的服务业工作人员对游客、顾客毕恭毕敬是应该的,那台湾市民对公交车司机的尊重感激,普通市民对普通人的礼貌热忱,则是发自习惯的,是这个社会形成的良好风气带来的。我的同学在台湾自由行行前问我,台湾有什么好啊?我回道:『This is a place where you can speak mandarin and people are really nice.(那是一个你可以说国语,人又超好的地方。)』这句话概括了大陆人对台湾的喜爱。

因为男友在台湾读书,是陆生元年的『排头兵』,我对台湾的了解可能比一般人多一点点。可是,我觉得每个大陆人都对台湾很了解。80年代的邓丽君,经久不衰的琼瑶剧,周杰伦、王力宏,再到现在的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,哪一个大陆孩子没有接收过对岸的影响呢?谁又真的对台湾一无所知?我一个女朋友对我说,『我从小听台湾的流行歌曲长大的,看的也是台湾作家的书,台湾就是我的故乡啊!』话是有点夸张,但也是大陆80后一代人的心声,我们谁不是听着周杰伦、蔡依林长大的?你对台湾的了解比你想象中要多多了。

马英九在中华民国一百周年庆典时,提到全球80%的华语音乐在台湾创作,124个国家和地区对台湾免签(现在还加上个美国),这些流行音乐也浸淫着对岸的年轻人,台湾的娱乐节目《康熙来了》《大学生了没》,偶像剧更是大陆大学生美剧之外的精神寄托。我在没去台湾之前,对台湾社会、娱乐的了解还真是大部分通过看《康熙来了》。

马英九的演讲并未提到『软实力』这个词,也未讲要如何推广台湾的『软实力』,然而台湾早就渗透到大陆了。在《亚洲周刊》实习前,邱立本总编面试我时,问我:『最近看了什么书啊?』

『我看了郑鸿生的『荒岛遗事』。』

『哦,前一阵我和他还聊过天。。。』

去年10月在绿岛看过白色恐怖的监狱后,我无意间在港大图书馆借到了这本书,关于一个在绿岛监狱做过监守的作家在绿岛的故事。台湾经验给我面试加了分。

台湾对大陆的另一个影响,或者也是大陆人喜欢台湾的另一个原因,就是台湾的民主和自由。今年1月有幸在台湾见识了一回总统大选。蔡英文的高雄造势晚会,马英九大选前夜在凯道的造势晚会,让很多我这样从未见过选举的大陆年轻人,有种很新鲜的体验,也更觉察到自身的悲剧。这个曾经宵禁三十八年,历经二三十年白色恐怖的小岛,却在两岸三地中最早迎来民主选举。

Media Law 的研究论文,我们小组做的是台湾的反跟追、反非法获取个人资料的立法发展,发现台湾任何涉及限制言论自由的法条都无法顺利上路。我的队友感慨:『一个小小的《苹果日报》记者跟追被警察罚款的事,在台湾吵了好久啊,真是佩服!』反观大陆,刑诉法修正案73条的通过,我们连吵的资格都没有,微博上一转必删。好似我们想要的一切,在台湾已经实现了,我们看着自己,有种被抛弃了,或被放弃了的凄凉感。1946年的民国宪法中,我们还是民国公民,但现实是,已经没人管我们了。

一个微博博友的贴很搞笑:『小时候很恨蒋介石,现在更恨蒋介石了!』这句话真是精妙,谁叫蒋委员长不管我们了呢!?

今年过年时,我妈特地交代,要我男朋友带些台湾凤梨酥回来,让我三姑六婆们都尝尝。马英九的『凤梨酥战略』效果甚好,大陆很多的欧巴桑可能还不知道台湾有多少县市,有多少人口,但凤梨酥带着宝岛特产的标签到了对岸,甜了大陆人的嘴,也让大陆人喜欢上台湾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