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影海报(图片:Facebook)

香港導演陳耀成的《大同:康有為在瑞典》用戲劇和紀錄片手法,拍出辛亥百年的另類聲音,獲二零一一年《南方都市報》年度電影大獎。

辛亥革命一百週年僅剩幾天,一百年前武昌的一槍,摧枯拉朽般擊垮了不知進取的清廷,革命派取得了勝利,儘管後有袁賊竊朝,張勳復辟,但中國已經開始新的體制,再走不了回頭路。漫漫一個世紀的歷史中,康有為作為當時保皇派的領袖成了百年遺孤,少人問津,陳耀成導演的《大同:康有為在瑞典》拾起了這段被遺留的歷史片段。

《大同》獲得了二零一一年《南方都市報》年度電影大獎,陳耀成在致謝辭中說,「今天的中國已逐漸小康,也許這也是時機,想想儒家思想,大同『天下為公,選賢與能』的啟發性」。陳認為,他拍這個電影不是為康有為「翻案」,康有為也不需要「平反」。

陳耀成的這部新作是一部Docudrama(劇情紀錄片),同時用戲劇和紀錄片的手法描述了康有為的一生,其中重點講述了康在瑞典的生活和其著作《大同書》。旅居瑞典的華裔舞蹈演員江青擔任了此片的旁白;戲劇部分康有為、康同璧父女情則由香港演員廖啟智、陳令智詮釋。

「拍攝以康有為做主人公的電影倒不完全因為辛亥革命一百週年,當然說到他,自然避免不了要談他在辛亥革命前後的故事。」陳耀成對亞洲週刊說﹕「二零零七年瑞典漢學家馬悅然出版了康同璧寫的《瑞典遊記》中文版,我讀後決定將康有為的一生拍出來。」

一八九八年「戊戌變法」失敗,康有為幸運地逃到了香港,在香港他見識到英國人治理香港法治分明,感慨道﹕「西人治國有法度!」遂於一九零四年由女兒康同璧陪同周遊列國,一路輾轉來到他鍾愛一生的瑞典,對這裏的安寧有序驚嘆不已,便買下了避島(Shelter Island),定居下來。

即使被迫離開中國,但由康有為、梁啟超領導的保皇會仍然在海外影響著中國人。一九零五到零八年保皇黨發起了反對美國排華,抵制美貨運動,為此,康有為受到了美國總統羅斯福的接見。他們在國外設立分會,開辦報紙,投資實業,宣傳君主立憲制。

保皇派和革命派關於中國前途的筆戰常見諸報端,保皇派一直佔據上風。然而清廷如「扶不起的阿斗」,一擊即倒。張鳴在《辛亥:搖晃的中國》一書中寫道:「辛亥年,武昌發生的那點事,是一場意外,意外裏的意外。」中國意外地走向共和。

保皇派「君主立憲」的夢想破裂,康有為又提出了「虛君共和」。康氏反對孫中山的民族主義,他認為中國必須有一個精神領袖,比如皇帝或者儒教,否則各族人民無法團結。然而保皇派被歷史的大浪拍得暈頭轉向,支離破碎,海外投資虧損,報社倒閉,以致康氏晚年要出售避島來還債。

康氏年輕時著有《孔子改制考》、《日本變政考》等書提倡體制改革,晚年著寫的《大同書》描繪了一個自由、平等、博愛的「大同」世界,表達了他一生的政治理想和主張。影片裏提到,毛澤東年輕時曾讀《大同書》,其中烏托邦的政治主張對毛澤東後來加入共產黨、信奉共產主義影響頗大。

一九二七年,康有為死在了青島。文化大革命時,康有為被造反派扒墳掘屍,頭骨被舉著遊街批鬥。《大同》片尾康同璧哭罵此事,隱約道出父親遭此浩劫與毛澤東有關係,毛曾說過﹕「康有為寫了《大同書》,他沒有也不可能找到一條到達大同的路。」

影片旁白江青和康氏一樣在海外飄泊,鍾情於瑞典。文革期間,因為名字與「紅太陽」的夫人一樣,江青回大陸須用假名入境,後期甚至不能入境。回不了家鄉,遠嫁瑞典,避世於猞猁島,與康有為逃離政治迫害,隱居於避島的經歷何其相似,江青的旁白引發共鳴感。

廖啟智、陳令智飾演康氏父女,生動地展現了父女間的默契。「中國女士西遊第一人」的康同璧是父親最堅強的後盾,她在父親開放的教育下長大,不纏足,習外語,是哥倫比亞大學第一位亞洲留學生。康同璧輔佐父親的政治事業,照顧其生活,晚年留在大陸整理康有為年譜,死於文革期間。

夢境手法穿梭時空

《大同》片中運用了瑞典、印度神話、夢境的表現手法,帶領觀者穿梭時空,也展現了康有為對人和神的理解﹕人可以變成神,神亦可以變成人。陳耀成認為,人和神話的關係也是人和這個社會中非理性的東西的關係一樣。

陳表示電影裏仍有很多未能詳述的秘辛,將會在二零一二年出版一本書來續寫電影,他也透露將再發行一部康有為的短片。若說《大同書》是康有為烏托邦理想的文字表達,那《大同:康有為在瑞典》這部電影則是康有為坎坷多舛命運的影像展覽。它是辛亥革命百年的遺孤,也是百週年紀念的另類聲音。

原文地址

廣告